曲棍男儿助力冬奥 不畏寒冬刻苦训练

北京冬奥会的日渐临近,“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愿景,正在激发越来越多人日益高涨的运动热情,新年伊始,零下30摄氏度,寒气逼人,在莫力达瓦达斡尔族自治旗(简称莫旗)曲棍球运动中心外的一块冰雪场地上,生龙活虎的小伙子正在挥舞着球杆刻苦训练之中,他们在用行动助力冬奥。

曲棍球运动是达斡尔族人的骄傲,曲棍球健儿是达斡尔族人心中的英雄,顽强拼搏努力进取铸就了莫力达瓦曲棍球运动的辉煌,莫旗被誉为中国的“曲棍球之乡”,曾创造出“一个自治旗,半支国家队”的辉煌。中国曲棍球运动的诸多“第一”都和这里有关:中国第一支曲棍球队、亚洲曲棍球裁判联合会的第一位女理事、中国第一个曲棍球国际A级裁判员,都出自莫旗。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中国男、女曲棍球队阵容中,有7名球员出自莫旗。1989年,国家体委命名莫旗为“曲棍球之乡”。多年来,莫旗为全国输送了大量曲棍球人才。 1982年,以达斡尔族青年为主力队员的中国队,在第一届亚洲杯曲棍球比赛中夺得了第三名,在国际曲坛上第一次升起了鲜艳的五星红旗,轰动了世界曲棍球体坛,为祖国赢得了荣誉。2017年,由莫旗曲棍球运动员组成的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代表中国参加世界联赛并夺得了2018年印度世界杯入场券。

一个经济欠发达的少数民族自治旗与奥运项目“亲密接触”,曾创造出“一个自治旗,半支国家队”的辉煌,给中国曲棍球运动都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达斡尔民族有一项民族传统体育活动,名叫‘贝阔’,和曲棍球的打法颇为类似。而当地的一种树,形状长得很特殊,稍加修改就是一根曲棍球球杆。”原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中心主任雷军以一种简单明了的方式,解释了莫旗和中国曲棍球运动的特殊关系。“达斡尔族人几乎人人都有一根球杆,他们对曲棍球运动有一种发自内心的热爱。他们将曲棍球视为本民族的骄傲,球打得好坏甚至成为评判一个人能力的重要标准之一。”曲棍球的出现要比最初的奥林匹克运动会早1200年或者更长。历史学家认为,曲棍球运动在许多国家的古文明时期就已经出现了,中国、印度、波斯等国也有历史记载。曲棍球是较早进入奥运会的项目之一。1908年,男子曲棍球被列入第四届伦敦奥运会比赛项目,从1928年在阿姆斯特丹举行的第九届奥运会起,曲棍球成为常设比赛项目。女子曲棍球在1980第二十二届莫斯科奥运会才开始增设。传统曲棍球是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2006年,国务院公布了全国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全国共选录了518项,而莫旗就有两项,一项是达斡尔族的“鲁日格勒舞”,另一项就是达斡尔族的“曲棍球竞技运动”。

冰天雪地也是金山银山。在“运动+旅游”的产业融合的背景下,冰雪“冷资源”正在转变为旅游“热资源”。曲棍球运动已成为莫旗的一张靓丽文化名片,曲棍球运动的浓厚氛围。带动着群众冬季体育运动的普及,滑冰、冬泳、徒步、自行车,就连一群群的小娃娃也在冰上尽享运动快乐。更加广泛的群众基础是曲棍球得以传承的基础,上至白发苍苍的老人,小到天真无邪的儿童都能挥杆上阵,人人打得一手好球。目前莫旗有曲棍球基点校14个,在阿尔拉曲棍球基点校,当问到小队员你们谁想当冠军时,孩子们竟然不约而同地举起手来。

泰戈儿曾说过一句精典的话:“天空不留下我的痕迹,但我已飞过。”他一直用这句话勉励自己,这也是他的人生态度,从小就钟爱于曲棍球运动的的鄂文举,现在是莫旗曲棍球训练基地主任,一个坚定的信念支撑着他一生的无悔追求,用自己的全部热情、激情和实际行动追求自己对曲棍球事业的热爱,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和社会价值,他说,“目前,这支队伍刚刚完成新老队员交替,通过冰雪上的训练运动员,磨炼了意志,提高了耐力,增强了体能,也会为冰球队储备人才,对今后参加各种比赛打下坚实基础。”内蒙古男子曲棍球队助力教练员敖来祥介绍,通过冰雪场地训练,对运动员是一种考验,更是一种特殊的训练方法,在转体、平衡、对抗水平上会有一个很好的提高,特别是北京冬奥会的临近,运动员参训积极性很高。

中国的曲棍球运动源于莫旗,起步于莫旗,这个因曲棍球而被人们熟知的名字,已经在历史与现实中和中国曲棍球运动联系在一起,犹如手足,互为依存。达斡尔民族为中国曲棍球运动所做出的贡献是无可替代的,也是载入史册的。曲棍球运动是达斡尔民族的传统文化,珍藏着达斡尔人久远的记忆,是达斡尔民族永恒的精神财富。它是民族的,也是世界的,只要让民族之花扎根于世界之林,它就能永远繁茂、鲜艳。

从开始在冰雪场地开始训练的一个多月来,也是冬季最冷的一个时段,最低气温达到零下35度,对于过去没有接触过滑冰的运动员们来说是一种考验,磕磕碰碰,跌倒爬起,摔伤扭伤已是屡见不鲜,但没有人在困难面前退缩叫苦叫累,运动员开玩笑地说,这叫千摔百炼。运动员小敖说,我的胆子小,在打曲棍球时有点怕碰撞,通过一段时间的冰雪场地训练,我感到拼抢的劲头特别足,在以后的比赛中肯对我的水平发挥大有益处。教练员德云泽说,参加北京冬奥会的刻苦训练,努力拼搏为国争光,虽然我们不能参加比赛,但我们会加强训练,为他们助力加油,争取培养更多的优秀运动员走进奥运赛场,为祖国争取荣誉。老队员的刻苦训练精神也带动着小队员们的进步,基点小的孩子们也会来这里进行训练。

莫旗,这个因曲棍球而逐渐被世界熟知的名字,已经和曲棍球运动联系在一起。曲棍球,这个在达斡尔人骨血中留下印迹的运动,正承载着达斡尔人的体育梦走向世界。冬奥梦承载冰雪梦,承载着莫旗曲棍球健儿和家乡父老的中国梦。2022年恰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时间节点。通过冰雪中磨砺的曲棍球运动员,锻炼了意志,增强了体能耐力和顽强拼搏精神,必将推动莫旗曲棍球运动再上一个新阶梯。在他们手中一代代挥舞的球杆就像奥运传递的火炬一样,引领曲棍球运动走向更加辉煌灿烂的明天。(蒋希武)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